鸭子味薯片

王者 阿松 全职

清内存 存档

民国,qj,失踪,改名换姓。


陆家村,晌午。

陆地和陆海趴在栅栏下望着两只独角仙斗得凶猛。
陆地是个混小子,他的独角仙是通过武力逼迫隔壁小瘦子贡献出来的好货,而陆海的则是从自己家里的宝贝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好看苗子。
两只独角仙斗得起劲时两个孩子也没闲着,陆地装着摸他的刺毛短发手却悄悄的移到陆海身后一把揪住他的小辫子往后扯,陆海吃痛爬起来给了陆地一拳,两个孩子又像独角仙一样扭打在了一起。
一边打一边吼,打完才发现陆海的嗓子居然哑了。陆地不屑的挖了挖鼻子踹了躺在地上喘气儿的陆海,“下次放羊你跟我一起去吧,成天就知道跟你师傅捣药,你看你,吼也吼不出来打也打不过我。”
“不去,”陆海抬手搭在眼前遮着阳光叹了口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陆地切了一声,在陆海旁边支着头躺下道:“要生病也得先吃饱了我家的羊。”
陆海乐了,翻身坐起来用手肘顶了顶陆地的肚子,“你真舍得把你家大奶杀了吃啊?”“怎么可能!我就说说!”陆地拍开陆海的手闭着眼回答。
大奶是陆地家最肥的一只母羊,也是最温顺的,陆地就等着她下崽子好送给陆海玩。

回到村子里时正是这个偏远山村最热闹的时候,女人们忙活着煮饭炒菜,男人们吆喝着展示自己打猎的成果。只是今天比以往更要热闹。
村子里来了几个城里人。为首的是个短发中分的男人,戴着小圆眼镜儿穿着条长袍子,活像个唱戏的。陆地回了家又跑到陆海家把他拉出门,说是他妈让他们去向来教书的先生打招呼。
陆海甩开了陆地拉着他的手,哑着嗓子指着陆地牵的羊哼哼道:“送这么肥头羊你不心疼啊,我看那群人不是什么好人,小心他们吃上瘾了来偷你的大奶!”
不就是觉得自己没东西送也不想别人送吗。陆地这么想着,勾住陆海的肩谄媚有加,“这头羊是我俩一起送的,一人一半,海子你到时候就别说话了,免得先生觉得你这哑嗓子声音难听就不教你了。”
“滚!”

先生虽然看起来精瘦了点,但还是个中规中矩的人,收了羊还请了一起去的几个孩子吃了顿饭,教他们写了几个大字。倒是先生的那几个徒弟无所事事的像个流浪汉一样斜坐在后头一个劲儿盯着陆海的小辫子看。
陆海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刚转了身想叫他们别看,陆地就一拍桌子站起身指着他们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小辫子啊!再看就都给我滚出去!”顿时,那几双骨碌碌的眼睛就往着别的地方看去了。
陆地得意的坐回陆海身边,陆海叹了口气冲他点了点头。
这一切都被上头的先生看了去。
热闹散去时几个孩子都已经学会了写“我”这个字。当陆地正打算勾着陆海的肩回家时,他们被教书先生叫去了里屋。

“陆海,陆地。两个都是好名字,你们是一家人?”先生坐在藤椅上擦着镜片头也不抬地问到。陆地拍了拍陆海的肩示意他别说话后回答了先生,“我俩邻居,一天生的。”
“那你们的感情很好咯?”
“废话!”
先生顿了顿,将眼镜戴回脸上站了起来,“好到可以看见对方骂人还点头?”
先生说话不温不火,在两人耳里听着都有点阴阳怪气,没有其他人那种直爽的感觉。
“陆海,怎么不说话?”
陆地有些急了,他拨开上前一步打算说话的陆海快语速地说:“他嗓子哑了我来说我们知道错了下次不会再说了现在很晚了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说完,不等先生反应陆地就把陆海拉着跑了出去。

陆海是村子里药师傅唯一的徒弟,也是因为他爹积了德把那药师傅从陷阱里救了出来,当时那药师傅出来后到处找药,过了几天才想起来上陆海家道谢,也顺便收了陆海这个徒。
说来陆海也是生得嫩,白白净净的一看就是个文雅的小孩,注定是要送到城里学文化的,他爹娘天天劳心劳力的攒钱就等着攒够了送陆海上学,可不知道陆海早就跟隔壁放羊的混小子打得火热称兄道弟了。
陆海的生活很单调,上午采药下午凿药晚上给药师傅打扫清洁。陆地的小日子就比他滋润多了,早上睡个懒觉喂喂羊下午牵着小羊们放放风晚上捉弄隔壁小瘦子。
陆海总是能“难得的”提前凿完药跑去山坡找陆地玩,陆地也老是“难得的”搞丢一两只羊拽着陆海去找。
而两人最喜欢谈论的,还是上次一起赶走一匹狼的光辉事迹。
“海子,你说那匹狼为啥被咱赶走?”陆地弯着腰拱着脑袋去看一匹正在喝奶的小羊冷不丁的问了一句。陆海正趴在地上研究两株相似的药草,“因为你威武霸气雄姿英发啊!”
陆地退出头揪了几株草往陆海头上丢,“少贫!”然后又想到什么似的蹲在陆海旁边把他头上的草叶抚去,“我觉得你爆发真强,我都忘不了你抓着铁锹一边哭一边求他走的模样...”话还没说完就被陆海一个翻身蹬了一脚。
“闭嘴!”
又是一场无法避免的斗殴。



先生来了有小半月了,每天除了教孩子们写写字读读书,他更喜欢的是帮村子里的人写信读信。男人女人总会在傍晚时聚在先生住所的院子里,有时排着队有时围着圈的让先生给他们读信。
最近总有一个叫邦子的寄给陆海表姨的信。
邦子是陆海的表哥,姓刘,说是隔壁村算命的给算出来他命里有凶要取个有威慑力一点的名字,可这名字取出来了也没人敢叫,便是邦子邦子的喊上了。说来也巧,邦子自己也觉得自己命贵不适合在乡下混,成年后就拾缀拾缀去了城里,巧就巧在,这邦子正好就在教书先生来的地方。
陆海向往着外面的生活,更向往有亲人的地方。所以这教书先生院子里人多时陆海就会跑到里屋等着先生,等先生回来了捧上一杯水,再孜孜不倦的问些有的没的。
先生看出他的目的也不拆穿,笑盈盈的摆摆手说等他年纪够了便带他去城里上大学。
对此陆地并没有什么看法,他觉得一切不以养羊为目的的学习都是浪费时间。

而一切美好的愿景或是不屑的看法都在那天发生了转变。

命运的转轮还未起舞便迎来了死亡的哀歌。

【悟空x紫霞】自戏存档

“至..至尊宝?”

他带着一身煞气矗立在我的面前,云层在翻滚,气压变得冰冷。

陌生的土地,陌生的他。

我的手上握着剑,剑上...残留着陌生的鲜血。

他们躺在我的脚下,金色的射手、粉红的法师、深蓝的枪手,以及被压在最下面的...被鲜血模糊得看不出颜色的大块头。

他们都是被我杀死的?

他们都是被我杀死的。

不可否认,我手里的紫气东来充满了亡者的哀嚎。我的心上人——孙悟空,他的眼神不再清澈,他的盔甲布满了刀痕,他怒发冲冠,握住金箍棒的手指青筋暴起。

他猩红的双眼盯着我的脸,就像要用眼神撕裂我的肌肤扯出我的肌肉狠狠燃烧。

此刻我只觉得是是一个新生的婴儿不知道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个人是我最重要的家伙,我的至尊宝。

忽然,他开了口,撕心裂肺的吼叫带着千万斤重的金箍棒指向了我的心脏——

他要杀我!

这不我的至尊宝!

身体本能的做出反应挥剑抵上,靠近之时连他呼出的热气都能将人灼伤。刀光剑影中两人乎的弹开跌落两地,爆炸似的烟尘笼罩着自己,看不清他的模样。

怒火穿透烟尘铺面而来,顺势翻滚按地跳起用熟悉的招式拆解着他的攻击。他的力量之大,我的虎口开始微裂;他的速度之快,我的肌肉开始抽搐;他的嘶吼之狠,我的耳膜开始钝痛;他的温度高得惊人,我的心被烈焰灼烧。

忽的,脚跟踢到身后的残垣,心一惊下意识的闪至他身后哪知他反应极快,再挥剑时已来不及格挡。来自烈焰的愤怒——被他击出数米远后我顺着身体的惯性在地上翻滚后重重跌下。

这....这样勇猛毫无间歇的攻击者...真的是我的至尊宝吗?

鲜血从我的七窍流出,体力飞快流失,虎口和耳膜都被震破,连眨眼这样的动作都带来钻心的疼痛。

鲜血顺着眼角流下,世界都变为鲜红——侧躺的我看不见他此刻的容貌,只能看见他那镶了金边的长靴停在我的面前。我伸出手,五指向他慢慢爬去。我想要抓住他的脚踝,却没想到眼前这么近的距离我耗尽了所有的力气都无法做到。

我想惨不忍睹就是来描述现在的我的吧,我奋力将手臂抬起,祈求他能可怜我,想起我,握握我的手——

“至...至尊宝....”

“孙悟....空...”

简短的几个字呛在我的喉咙里,浑身疼得要命,想哭,却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他站在我的面前久久没有动作,直到我的身后响起了陌生的声音,那个声音的主人——他让至尊宝杀了我。

我发现我的意识已经开始混沌,当黑暗的阴影笼罩着我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

我的至尊宝怎么可能去听从别人的指挥?!

仿佛流失的生命都回到了体内,我撑着剑缓缓站起,“孙悟空...是王,王...是不可能听从别人的指挥的...”我的眼眶有些模糊,但却定定地望着他,“是吗?至尊宝?”

杀了她。

我听见了,那个男人的低语,以及我的罪行——是我鬼迷心窍,杀光了他身边最重要的战友。

来不及多想,金箍棒已经朝着我的面门砸下,当我提起剑格挡的那一刻泪水终于从眼眶决堤而下。

“不!!——”

我听见了!

我听见他在叫我!

他在叫紫霞!

他知道我是谁了!

可已经迟了。我从模糊的眼里看到他那残破的嘴唇呼喊着我的名字,看到了...我在最后一刻横过的剑刃。

“砰。”

紫气东来终于断裂了。我透过金箍棒看见了他的脸,无比清晰的看见了他的眼睛,曾经充满傲气的双眼此刻变得不像他——我看见了他眼里的迷茫、暴戾、慌张、惊恐、后悔...

我笑着抚上他的脸庞。

再见,我的至尊宝。

“我的...至尊宝.....”

【吕布x貂蝉】自戏存档

“我是这个世界的梦魇!”
戟过之处,血染苍生。
东风中摇曳的紫金冠被削断,汗水划过干硬的血痂,硝烟腾起后瞒过世人口中的兽面铠甲,飘至矗立一旁的方天画戟面前刹的消散。
脚下踩着不知何人的尸体,层层相叠,有的还浅浅揣着一口气,一跺脚,不是震没了也算吓跑气了。
不远处跪着的蓝甲枪手被划破了额,鲜血染红了半张脸,摇摇晃晃的身子全靠插在地上的长枪支撑。
握紧手中画戟,步步为营的走向那条奄奄一息却可能迸发强力的龙。忽的,蓝龙抬头戏谑一笑,口中吐出几个熟悉的词语。
心中的彷徨似乎被人拴上了一根绳,措不及防的被扯动收紧,窒息的感觉却被愤怒冲头后转瞬即逝——
“我的貂蝉,在哪里?!”
方天画戟抵上龙的脖颈,龙却释然一笑闭上了眼。怒火点燃血液,当利器即将刺破龙的皮肤时,盔甲破裂的声音、皮肉撕裂的声音、血肉迸溅的声音骤然响起。
胸口被细剑穿透,涓涓的血爬出肉体,顺着铠甲的纹路翩翩起舞。
在龙身边出现的,是粉色的莲花。
生命跟着鲜血一起流失,愤怒,悸动,疑惑,惶恐。
两人的亲昵、面前的依偎无不打击着奋战后空虚的大脑,握着画戟的手指用力泛白,一切都成为了然。
仰天长笑后忽的向前冲去,手中的尖锐刺破莲花的身体——
“即使下地狱我也要和你在一起,貂蝉!”

【王者扯淡】
这把玩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三个纯属娱乐,一看对面就知道我们得输。
三个法师,对面俩输出+肉
本来他们一塔爆的时候我们还有两个塔,结果呢,俗话说得好,得了便宜别卖乖。
刚准备冲刺二塔的时候老夫子冲出来把我们包饺子了。
残忍。
惨无人道。

我们眼睁睁看着一塔二塔犹如情人会面般崩塌,拼尽全力保住了水晶。

安琪拉:我们水晶咋不回血?
钟馗:要回吧
安琪拉:哦,那估计比5v5回得慢。




后来我们才知道3v3的水晶不回血orz

吸取了教训的我们开始hentai了,三个人围在水晶旁边转,来一个人我就钩,钩过来就是一套技能带走。

小乔:我们好厉害
安琪拉:那可不
钟馗:我死了你俩都得死。
小乔/安琪拉:钟馗大人!QAQ
钟馗:....

我们守塔时对面老夫子和猴子一直在打野,只有亚瑟跑过来瞎晃荡,跑得还挺快,我钩了几次才把他钩过来。
大概二十多分钟的时候我反应过来了,我们的目的是啥?
赢。
好的,要赢,首先装备得好。
我们不断通过击杀小兵来攒钱,我让她们把原来的装备全卖了换成复活甲书和帽子。
等她们把装备都买完了我发现一个严肃的问题——
对面都有复活甲,我们技能打完了怎么办?
然后我们统一了思路

安琪拉:等会儿钩过来,我先放大
安琪拉:复活了你再放大

就这样我们开始游荡,甚至和对面聊起了天——
老夫子:对面来单挑
孙悟空:小乔我们来约
小乔:不约
钟馗:咋没人约我
安琪拉:我约你
小乔:我怎么感觉我这么多余?

亚瑟:安琪拉我约你
安琪拉:不约
亚瑟:为什么
安琪拉:你丑

笑出腹肌
笑裂腹肌
笑没腹肌

半小时的时候大概对面累了,开始喊我们投降。
钟馗:投降键坏了
小乔:不投,要投你们投
安琪拉:不投

后来亚瑟说让我们别打他,他来跳舞。
好的。
我很期待。

钟馗:我要看肚皮舞


亚瑟:好



他来了,他带着一波小兵来了,大概是他的伴舞。
我们不喜欢他的伴舞,所以我们把他的伴舞打死了。
他开始跳了,
他开始奔跑,旋转,旋转,旋转,旋转...
???我要看肚皮舞??
你在跳舞??

我二话不说把他钩过来打死了。

钟馗:不好看。
亚瑟:我好可怜555

后来又开始重复约*炮
在我们被三番五次拒绝后,大概是这样的,老夫子挂机了。
因为我们发现一直打龙的老夫子变成猴子了。

再后来我不想说了,两个sb冲过来被我们一套一套的打死,最后被爆塔。


俗话说得好,每个故事都会告诉我们一个道理。
比如说——
亚瑟:装逼遭雷劈
老夫子:挂机活该被举报
猴子:有钱不换装备活该被打死
钟馗:钩一次不准可能是人品问题,十次不准就是屎内障了
安琪拉:打字慢也是会被打死的
小乔:在小兵身上浪费技能是送人头的行为



好的,故事讲完了,大部分属实,对话记不太清了大概是这样的意思。
如有雷同,是他抄我。

我钟馗,不扩列。
谢谢。

装逼的我,走路带风。

这次带着小号和基友们一起尝试整蛊敌方。
一开始是讨论玩灵异看对面啥反应,后来意见不是很统一(网上有很多版本)我就说要不全出肉吧。
五个肉。
想想就nb
到时候肯定特气派
血量碾压啊哈哈哈

但是有人说他玩其他的,我就说那随便你们。
开了。

没想到大家都配合的选了肉,一开始说要玩其他的基友也跟着选了肉。
装逼的第一步——完美。

本来我想的是大家分开走,结果一群人都往中路冲,估计还以为是要玩灵异。
对面孙膑一开始还在外面冒头,看见我们都来了吓得直接躲塔后面,结果狄仁杰一出来一点就被白起拉出开瞬间被轮死。
哦~
爽~

猴子和兰陵王一个带一条路爆了我们上下两个一塔后跑中路来被我们团死。
对面亚瑟也是吓得不要不要,一出来就被打个半死,虽然我们也冲到塔下死了好几次,但最后还是赢了。


第二把。
差不多的配置,在装备上小小的统一了一下。
依旧是冲中路,不知道是谁先说了“欢迎来到亡者荣耀”
我们接二连三的都跟着说。
对面荆轲很配合的回了一句“按惯例他们只走中路”
然后我们一群人跑去把他们下路塔推爆了。
“哦”


建议大家没事还是不要这么玩。
毕竟这样玩会体现一个不太好的地方。
那就是,
你很弱智。





没错好几次我都觉得我们五个是弱智。
哦不是弱智是智障。

世纪之战。
克隆的张良遇上安琪拉,可以,这很欺负小女孩。

一楼跟三楼选的李白,四楼关羽,五楼宫本。
我知道肯定是李白了,就乱按英雄玩,哪知道刚好按到了张良。
在选定之前有人还在说没肉。

大哥
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当时我就在想要是对面全是花木兰咋办
对面全是宫本咋办
结果对面是安琪拉。

安琪拉我也怕啊!!

她的大好可怕!

张良我都是用来玩辅助的啊!

哥哥么我错了!

我知道他们为什么在系统选定后毫无反应了
因为他们
都很懵逼!!

战斗场面十分炫酷,黄线与红线交缠在一起,黄门中串杂着红色龙卷风,在我卡的时候我还看见安琪拉的平a小红球从中路飘到家里的我面前来!!

好nb啊!!

对面一度推倒水晶面前好几次都要拿下水晶,都被我们滴nb哥哥们拦下
可以的
都踩我尸体

最后安琪拉们可能是有些得意了,被我们两两抓包,上下路各钉死两人,打团一冲进去,分分钟打爆水晶。

这教给我们一个道理。
不要骄傲
不要装逼
更不要手贱!!

揪心。

猴子不会玩。
小乔去偷塔。
孙尚香乱窜。
刘邦冲人堆。

本来以为可以拿五杀结果半路杀出个孙尚香抢了俩。
算了谁叫人家能抢呢。
结果她跟我屁股后头捡人头捡了个爽?!

好的不管孙尚香我们来谈谈猴子。
看见他的经济了吗?
看见他的出装了吗?
他偷塔结果还没跑到塔下就被对面打死了。
孙尚香说猴子是她弟,不会玩。
可以的,我也不会玩。

再来谈谈小乔。
法师。
清兵可以。
但是请不要一路就清到对面塔下忽略打团的我们好吗?!
我说“小乔守家”
守着守着。
守到对面塔下去了。

刘邦不说了,我单挑花木兰的时候他满血传送过来。
想干啥?
你想干啥??
老子不拿这个人头你也抢不到。

当我拿了25个人头时我说了句
“还差五个”

当我还差一个人头时
“还差一个”

“砰”
敌军投降。

???
卧槽??
还差一个啊!!
我日你先人板板!!!

王者小故事



《“教”你一挑三》


不得不说,一挑三是个很nb的事,特别是当你残血还能一挑三。
但是大家都知道,我要讲的故事一般都是猥琐流的坑爹事——

今天又开了一局,我露娜。
我方阵容是这样的:
露娜、刘邦、张良、虞姬、貂蝉。
敌方阵容是这样滴:
猴子、露娜、孙尚香、蔡文姬、吕布。

很好,又有孙尚香。
很好,对面露娜有皮肤。
很好,在气势上老子输了一截。

怕锤子怕,我们有不怕送的决心!

开局我方貂蝉便送出一血,贡献给了对面的吕布大哥,这真是感情深送人头啊。
我去年买了个表。
打着野刚打算下路支援貂蝉的我一看地图,不得了不得了,上路的刘邦快被孙尚香和蔡文姬打死了。
我二话不说提刀就是冲向塔下的两人,一套连招出去——
露娜 击杀 孙尚香
露娜 双杀 蔡文姬

爽吗?
肯定爽!

我一看右上角【2—1】还没来得及装逼就看见对面也变成了2。
???
喵喵喵喵喵????
哪个龟儿子送了人头??
吕布 击杀 虞姬

???我滴个亲娘诶,又给吕布送一人头。

时间就在我上中下路乱跑支援中过去了。

当我觉得可以打团时就喊上一堆二货跑中路草丛里去埋伏,我最喜欢这档子事了。
严肃的喜欢。

我一边打字:“不要冲动”
一边按局内快捷【集合埋伏】

cnmd我们都埋伏好了貂蝉一个人站外边去买东西。

很好,她死了。

我说:“不要冲动”
让其他人冷静,沉住气,因为埋伏,就是要等敌人进入一个最佳的埋伏区域,早了不行,晚了也不行。
如果在敌人还没有进入最佳区域就发起进攻,先不说稍微埋伏得远一点的人跑不过来,就说输出,毕竟对面也不一定都是小学生,反应力还是有的。
一堆人乱放技能都能把你怼死。
同理,也不能在敌人超过最佳区域才发起进攻。

埋伏打团最好的方法就是(我认为):
团控先打出技能让对面慌乱,能控几个是几个 。
接着肉必须冲出去先扛对面大部分攻击。
然后输出跟上,包围。
辅助在外围跟进,别冲进去。
如果这个时候肉还活着,就赶紧去堵缺口,尽量把敌方第一逃跑路线挡住,能控就控,带一波。

(我把这些发出来会不会被看过的人猥琐死啊)

一般按我上面的说法很快就能带一波走,一般战况不错的话对面团灭,我方没死。

然而

我现在要讲故事了

就在这场团战中
他们在敌人还没进入最佳区域就冲了出去,我继续等在草丛里埋伏,因为对面人还没出来完。
当我在游走时我方貂蝉和张良已经跪了,但是对面的人都出来了,死了个孙尚香。
我们的刘邦和虞姬半血开始往家里跑,后面追了四个。
我满血,技能全开。
杀不杀?
杀。

1a大a 2大a大 1a大a 2大a大.....
大概我当时是这样切进去的,具体的技巧我也说不清,得自己去领会。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突进一个大,一个平a一个大,直接三杀收了对面三个脆皮的人头,吕布血厚,快死了他有给自己回了血,又给我减速又疯了一样往外跑。
我不甘心啊!
追啊!
我一追,他回头给我减速。
我又追,他回头剐我一下。
我还追,他闪现躲了我大。

???

见好就收,对面已经开始复活我也不敢再追,毕竟我血也不多了。


第二次埋伏,我有信心干一票大的!
但是!!
容我唱一首歌!

你妹啊
你妹啊
我草拟粑粑草泥马
蹲草丛
不要动
你们打了鸡血吗
草泥马
草你滴马马
我只想打团
打打打打打团

——《勒it狗》

我们一群人埋伏在中路草丛里,下面冲出来一只猴子打暴君,说时迟那时快(别怪我用词反复,我在强调!)刘邦一个箭步冲了过去,虞姬紧随其后,跟在后面的还有张良和貂蝉。
???
你们怎么能这样??
我是月光下杀人的小MM不是风中凌乱的小MM啊。

就这样,我目睹了他们被对面埋伏在草丛里的人秒掉。
我跑回家了。

虞姬:“露娜为什么不救我们?”
救你们??我要是也死在那儿了水晶就得爆了!
我铁石心肠也好,见死不救也好,总比你们送人头的好。

反正这一把阵容就输了,貂蝉不会玩,张良控人控一半跑了,刘邦扛两下就往后跑,虞姬站路中间打字差点别人打死。

怎么玩?
这怎么玩?
我不是最好但是我知道对面一个没死我们只剩高地的时候不能乱跑。
至少我知道先打输出。
至少我知道切对面后路。
至少我知道没血了就赶紧回家。
至少,我不会送这么多!!!



说白了就是告诉你团队意识很重要。

好了不瞎bb了,我bb累了要睡觉了,大家晚安。

槽我的都不是好人!
晚安!

一个王者小故事。




我方中路高地塔被爆,孙尚香多次提出投降的要求。
被不知道是谁拒绝了。
我,周瑜。
一直没发育起来,孙尚香不停的骂哪两个sb不投降。
本来也想投降的我看见后羿的大射挺准,就开始指挥。
【回防高地】
【集合准备团战】
“不要冲动”
“埋伏”

每次打团都只剩我一个人活着然后屁颠屁颠跑回家守塔,当然也不负“众”望的守住了还顺便拿了两个脆皮人头。
刚指挥着团了一波,孙尚香发话了。
“周瑜”
“你是我什么?”
我想了想,“你老汉”
“你凭什么指挥我?”
“你算老几?”
“我还推车呢!”

我愣了愣,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这个我们只剩两座高地防御塔的紧要关头,孙尚香会给我来这样一出。
“你可以不听我的。”
我很严肃地回答了她后带着其他人团了对面一波,拿了四杀。

“不投降就算了,还指挥我”

“.....我没骂你送人头都是好的了。”


这年头,明明能赢还要投降的人有点多。
这年头,明明可以拿人头却偏偏要送的人也有点多。
这年头,一言不合就挂机的人也不少。
这年头,连指挥都不让指挥的人真是出了奇的有猫饼。

【关羽x王昭君】绿帽子死一边去!





        遛马二爷和爱豆昭君的故事。



       第一次相遇是在王者峡谷的中路,王昭君哼着小曲儿将对面貂蝉后羿减速,刚放出冻结技能关羽便不知从哪儿窜了出来——直接把对面残血的两人冲出了王昭君的冻结范围。

       对面后羿的大CD刚好结束,定了关羽两人便跑回了自家塔下,气得王昭君直跳脚。

       “关羽你干什么?!”

       坐在马上的大汉搔了搔头,“你这么脆,我怕你被他们打死...”

       “你害我技能放空我没打死你就算好的了!”王昭君气愤的回到塔下把自家回血给吃了,“哼,不给你吃!”

       关二爷忽然觉得这个小姑娘不仅唱歌好听、长得可爱,连性格都这么可爱。比大哥家的悍妇可爱多了,他这么想着,一拍马屁股屁颠屁颠的跑去了下路支援刘备。

       

       王昭君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怎么就突然来个关羽坏她的节奏,害得她都没心情唱歌了。正忧郁着,上面草丛冒出来个后羿一个燎原箭雨配合貂蝉一套技能带走了王昭君。

       关羽从下路赶来时中路一塔已经破了,罪魁祸首还在高兴的推着他们的二塔,他攥紧了大刀俯冲过去借着塔的攻击完成了双杀。

       “昭君,我给你报仇了!”

       “....”

       王昭君并不想理这个奇怪的绿人。


       中路打团时,王昭君一个冻结本能控住四个人,结果好巧不巧,关羽一个俯冲把对面所有人都给推了出去,还被反杀在了外面,害得王昭君技能CD,我方团灭。

       “关羽你神经病啊!又给我推出去了!”

       “我,我这不是怕你...”

       “本来可以团灭对面的!”

       “我的错我的错,昭君你消消火。”

       “再叫我昭君我让粉丝灭了你!”


       王昭君丝毫不期待与关羽的下一次相遇,因为关羽不仅在她冻人时把人推走,还在她放大时把人推走!

       王昭君觉得跳脚和骂人都已经不能表示出她有多愤怒了,她现在想,如果关羽在对面,一定会被她杀了又杀。

       而关羽似乎还不知道王昭君为什么生气,一个劲儿的跟在她后面说着要保护她然后和她死在一起。

       简直就是垃圾。

       还好是绿色垃圾。


      在关羽又一次将敌方英雄推出王昭君攻击范围后,王昭君闷着声跑到了野区去打蓝爸爸,哪知道关羽也屁颠屁颠跑来帮她一起打,“关羽走开啊!”

       王昭君命令关羽失败后还是得到了蓝爸爸,而当她转身想要离开野区时,她发现关羽居然下了马,攥着大刀直直的望着她。

       “你怎么下马了...难道你叛变了?!”王昭君举着话筒横在两人之间准备随时释放技能搞死关羽,关羽却握住了她举着话筒的手。

       他的眼神不似平日的犀利,他的气场没那么咄咄逼人,他似乎不是个承载着王者精神的勇士,而是一个邻居家的先生,眼中尽是柔情。


       “现在的爱豆怎么这么不懂男人的心。”






大概..大概就是这样

别说我瞎编这是大实事,只是稍微润了润色。

反正我不知道我俩在一起没,因为安卓和ios加不了好友。